星期一, 12月 21, 2009

一些擔憂和抱怨

最近,我越來越感到恐慌。政府為了解決赤字問題,「想縫想隙」看哪兒能刮一點稅膏又不至於被刮走太多選票。以致於能源稅、奢侈稅(豪宅稅)、垃圾食物稅……一個一個冒出來。稅改在我看來非常簡單,第一,最低稅賦制(終於要實施了),第二,資本利得稅(恐怕我有生之年課不到),第三,全面終止對企業的稅賦補貼(名義上落日,實則借屍還魂),第四,軍公教課稅(這也要課了)。做到這四點,絕對能有效健全稅制,解決長期稅賦不公(課不到富人、資源扭曲)的問題,並挹注國庫失血。

現因為第二、三點政治上不可行,就自以為聰明,卻是一點都沒有經濟頭腦的結果。譬如豪宅稅,首先得要定義什麼叫豪宅,屏東的豪宅在台北市是不是?現在的豪宅10年後是不是?奢侈稅,也得先定義什麼是奢侈品,珠寶是,也很貴的古董相機是不是?百萬珠寶是,50萬珠寶是不是?垃圾食物稅,麥當勞漢堡是,路邊的雞排攤是不是?魯味是不是?沒有科學上的嚴謹定義,誰能根據什麼標準說什麼是垃圾食物什麼不是?

很明顯,這些通通不是稅法理論中的「好稅」,因為它們課徵的隱含成本很高,倒不是說課不到,而是要對一個極難定義甚至不可能清楚定義的標的課稅,其結果是:誰掌握權力,誰就有權定義。

我發現這個國家開始慢慢倒退,因為它的總統、政府要員正在把50年前的信仰透過(終於贏得的)權力加諸在21世紀的我們身上。稅改是一例,NCC的諸多做為是另一例,所以有「航海王」影片中香吉士的香煙還得打馬賽克的蠢事,以及一缸子鳥事。

語:我們現在正切身體會一個人所受(威權式)教育如何影響他的思想、信仰,並進而影響全國人民的自由福祉,以及生計。一如我們也曾經歷過一個三級貧戶出身的永遠第一名的孩子,如何影響全國人民的自由福祉,以及生計。

3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只要課本一翻,不用幾分鐘,課本內容便可以告訴我們稅制應該邁向或是應有的方向,很可惜,我們常常在台灣看不到。台灣的官員總是短視而不求長遠思考,總是立場飄移不具有一定的原則,這樣是不可能有好的稅制改革出現的。

現在這政府相當具有君權父國的性格,不管是肥胖稅、禁止香吉士抽煙、對於ECFA的態度、或是H1N1疫苗施打後出那麼多問題後政府官員尤其是楊志良的態度,某種程度上都反映出了「你們人民不要問,乖乖聽我說,看我作,反正我是為你們好」的態度。

一個好的政府,如果想替自己的政策辯護,應該是拿出證據,提出資料,以說服人民讓民眾放心,怎麼會是用這種輕蔑的態度面對批評,而不去思考如何解決與解釋呢?

這樣的政府,真的很讓人厭惡。

Isaac 提到...

Dear 小熊:

正是「君權父國」,我一直找不到的貼切的形容詞。

小熊 提到...

學長:

我對於ECFA的想法有比較成形了,所以今天打了一篇關於ECFA的文章,如果你有空的話,再麻煩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