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08, 2009

是因為失憶

雜記之一

後來逐漸瞭解到,我之所以停止不了書寫,是因為長期記憶逐漸喪失的關係。我得趁還記得、還有感覺之前把當下的所思所想所聞所見記錄下來,蝕刻在大腦外的迴路裡盡可能保存。譬如當我翻開高中的雜記時,「原來我那時是這樣想的(還不成熟嘛!)」,「我竟然那時就想到這麼複雜的事了(真恐怖!)」,「這點我到現在也還這麼認為(沒變嘛!)」之類的念頭一直不斷地湧上來。想必今日的文字等過十年之後,經發酵的複雜氣味也會直撲那時的我。

雜記之二

嚴格來說,最後一次系統性地學習基礎知識是在五年前了。之後,我總是東啃一片葉子,西啖一塊雞肉,變成,會計、經濟、財金、統計學等都進了門,但也都只進了門而已。後來逐漸瞭解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半屌子的市場價值是很低的。

假如你有空去逛書店,或許可以觀察一下週遭的人甚至你自己—翻閱書的行為模式,是只翻閱少數幾本書,但一拿起來就定住看好久;還是東翻翻西看看,但絕大部分拿起來不會超過十秒。前者的特性是專注力強,後者是涉略廣,卻難以靜下心的半弔子。

2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不知道你有沒有去過 Yale Open Course 中關於經濟學的部分,連結為 http://oyc.yale.edu/economics

裡面有兩門課,一門是Ben Polak 的賽局理論,另一門是 Robert Shiller 的國際金融市場。內容相當豐富,有他們一整年所有上課的錄音跟講義,你有興趣可以聽聽看。

Isaac 提到...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