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01, 2008

莫說是倔強

兩個禮拜前,Butterfly 順利考過CFA level 2,就在大夥兒喬定請客慶祝事宜之際,她冷不防問我說:「你怎麼不考呢?」我隨口答道:「太貴了!」心底還OS:捧著大把銀子去考試,日後還要年年繳會費,只為了能在名片印上C—F—A?為什麼我要屈服於那吸血鬼!

「但公司有獎金啊!考上了就不用花自己的錢。」她說。

「唔……」好像有那麼點道理。給我拿出算盤擱ㄉ一ㄤˋ一下清楚勒。CFA,title很響亮,聽說是這行專業的象徵,至少至少人家收了你的名片後會仔細收起來的機率比較高。換個角度想,就算不求名,在準備考試的過程中念得那些東西也是貨真價實的,對工作和知識的提升不無幫助。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考呢?

從前我會說應付這類考試就只是應付而已,拿到那張證書那份頭銜的意義遠大於實質,倒不如讀自己有興趣或需要看的書,都畢業了還得應付考試未免太過悲哀。但後來我體悟到的事實是:人家努力在唸書,而我因為缺乏目標和壓力,只是徘徊於漫畫店和床之間而已。諷刺,從我的喉頭深深深深地刺進心窩,以致於好一陣子我連在心底都羞於說話。

為了平反,我開始讀書。稱不上有計畫,但至少有目標—尋找工作上所遭遇疑難的解答,以及為補足解決那些疑難所需要的知識。或許因此之故,近來的生活頗有充實之感,但還不夠。

如果我要能大聲說CFA只是徒具虛名,自己唸書才是王道這種臭屁話,那我就得證明我這麼來比他們行才行;他們唸study notes,我得唸text book,因為我沒有考試,不存在唸study notes的動機。在我還做不到這點之前,我都是遜喀,而我也萬沒把握是否有朝一日真能超英趕美。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考呢?

我犯賤。我只能這麼說。唸書之於我是件很快樂的事,但那快樂是源自於讀自己真心想看、有興趣的書。我不否認沒有永遠都能快樂唸書這檔事,有許多東西是即使我們不喜歡也要去瞭解的,但做這些事決不是為了自虐,而是為了其他我們想到達的目標。為了這些目標,有些苦我們真心想嚐。至於任何種型式的強迫餵食,就好像拿棉被悶息我內心裡那個小嬰孩一樣,難過。

當然,我也曾考過無數討人厭的試,對那種窒息感再熟悉不過。從前就是勉強憋著氣撐過,現在,未來,還要如此嗎?所以我想了很久,還是固執地想守護心中那小小的快樂,犯賤地走一條荒蕪小徑。

語:其實是硬撐。

2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重看你這篇文章,感觸很多阿。我想,我比一般人幸運的是,我只花了四年的迷途,就找到了我喜歡讀的東西,並且,我還可以以讀這東西為業。

那天跟我大學同學吃飯,他們問我讀經濟會不會很不好讀,會不會都數學。當我回答:「我研究所真的過得很開心,經濟比會計好玩多了時候」。他們每個人都呆住了,哈哈。

ISAAC 提到...

小熊:

基本上我也不覺得自己走錯路,而且看起來我會一直以此為業下去了。只是突然想到「第一神拳」裡,幕之內一步因為種種緣故無法以正規方式取得世界拳王的挑戰權,所以他決定打敗東亞區各國的拳王,成為無冕之王,不以名次而以實質拳王的身份挑戰世界拳王寶座。一時熱血噴張,才寫下這篇誇誇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