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07, 2008

斷難

從以前打辯論比賽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是個很差勁的裁判,我可以羅列雙方的優缺點,但除非差距懸殊,否則心中的天秤總是失靈,當我手指著右方隊伍說:「你們贏了」的時候,我其實很抱歉,以致於不敢正視被我判輸的辯士。

價值是一種很虛無的東西,理論上主觀價值可以很任意,我說這個咖啡杯值一千,我願意用5,000買這只手錶,那它們就值。但人在評斷一樣東西的價值時,總希望能為它找個客觀性基礎,用來說服人,也說服自己它的確值那個價。所以我會找其他同質的咖啡杯和手錶,取得比較基準再做些調整,藉以判定它們到底值不值。

這法子儘管理論上說得通,但我還是常常遭遇困難,尤其我要評價的東西很難以捉摸的時候,例如文學作品。我看的書雖不特別多,但根據不負責任統計也超過平均值至少一個標準差。因此照理來說,我應該具備分辨書籍好壞的能力才是,譬如說我可以把書分等級,一到五顆星之類。然事實上我卻有給星星障礙,常常看完一本書覺得還不錯,但它到底值3顆還是4顆星呢?我只能以幾近於任意的態度給,說不出什麼能說服人的理由。所以我很害怕朋友叫我推薦書,有時候也會遇到我推薦的書籍,別人卻覺得很普通甚至於糟糕,大多時我都感到很抱歉。

我知道其實大可不必這樣,但我仍舊一次又一次陷在評斷的難題裡煎熬,任時間滴答滴答越敲越響越走越快而毫無進展。因此我總羨慕那些可以快速決斷的人,就算他們也會犯錯,但只要大部分都對就有價值,況且人生要做的選擇那麼多,啪啦一聲就可以繼續往前的人生輕盈許多。

所以,我這輩子大概就是當幕僚的命,打勾的工作就交給別人去做吧!

語:好爛的結尾。

2 則留言:

小飛 提到...

對我來說,自己想做的事衝就對了!
(好像太衝了...有點欠缺考慮)

ISAAC 提到...

是啊!衝就對了。我總是不知道在那裡龜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