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7, 2010

身上長滿刺的人

會特別看他一眼,是因為他有點像林懷民,特別是那削瘦、堅毅的臉,以及那付眼鏡。如果用攝影把當下凝結住,畫面會是我正走進台北捷運站廁所,他在尿尿,也回頭看了我一眼。

剛好他旁邊空一個位置,我就過去。沒想到他突然開口問我說:

「你是碩士?還是博士?」
我盯了他兩秒才說話。「嗯……我在工作了。」
「所以我猜得沒錯吧?」
「碩士。」
「所以沒錯嘛!我就說。哪間學校?方便說嗎?」
「中山。」
他停了一秒:「文法商?」
「商。」
「嘖!嘖!我說你們這些學商的碩士腦袋都比我們這些理工的聰明。」
「哪這回事!」
「銀行這些都鬥得很厲害吧?」
「哪有?」
「你待大公司還小公司?」
「……算大吧?」
「有比中國時報聯合報還大嗎?」
「……應該有吧?」(心底OS:我哪知道中國時報多大啊?)
「那應該(鬥)爭得很厲害吧!怎麼不會?」
「一個小職員而已,有什麼好……」
「都沒有人說你壞話嗎?」
「不會啦!(拜託)」
「喔,工作幾年了?」
「兩年左右。」
他停了兩秒鐘,喃喃:「真好。」

--結束對話我快速走出廁所分隔線。--

雖然不是第一次,但再次印證我得了無法說謊的病。事後回想其實我可以胡謅的,我可以假扮我唸實踐服裝設計系畢業,啊!不行!因為我穿西裝褲,設計系的人不會穿這麼規矩的衣服。那說我唸法律好了,在事務所上班,咦?那豈不更聰明鬥爭得更厲害?(抱頭)那我該是……什麼呢?

很難完整傳達我的感受。如果拍成電影,剛開始是林懷民在尿尿,接著像玫瑰刺一樣的東西悄悄在他身上冒出芽,然後滿佈全身的刺竟然急遽抽長,而他則設法壓抑來自每一塊肌膚的痛楚。整段過程只有一分鐘,卻如惡夢般詭異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