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25, 2009

完美的小小世界

我有個朋友,聰明能幹,且不論唸書、工作都十分盡責也細心,待人和善,沒一點傲氣,反而還怕自己競爭力不夠無法終老。她說她的人生目標是擁有一份待遇還算優渥,疲累了可以休息,閒慌了又有事情忙的工作。我調侃她說,那不就是老闆娘了?我知道她永遠找不到這份理想,因為以她的能力和態度,終究要擔任重要的職務,那可得有得忙了!

我啊!遠遠比不上她,不論在任何方面。然而若要我許願,我又不想變成她,原因在於她的世界太狹小了。希望你注意,我會這麼說很可能只是因為嫉妒而已,儘管我覺得並不是。

什麼樣才叫世界狹小呢?這實在很難說清楚。打個比方,譬如一位準備考試的考生,他鎮日關心的只是教科書或講義內容,可以說在那段時間他活在一個以考試範圍為邊界國度裡。放大到整個人生來看,如果我們用物質條件定義人生目標(5,000萬+一棟房子+一輛房車),同時盡一切努力去達成,雖然不見得會使我們變成勢利鬼(因為勢利無法達成目標),卻足以讓我們對真實世界的大部分事情不聞不問,不去深思不予關心。譬如閱讀歷史、政治、地理、文學等非本身專業學門的知識;譬如思考何謂自由?幸福是什麼?人生為何物?的哲學問題;譬如探究生命的本質,耙挖自我內心的真實;譬如察覺一個人想法或情緒上的細微變化,體會並驗證一個悠遠的道理,踏進一則故事給予的天地,盡可能經歷這世界存在的一切;甚至如思考政府的作為、國家的遠景、戰爭與和平。

並不是說我的世界很大,只是比起擁有一個完美世界,我更害怕成為小小城堡裡孤獨的王。

我覺得各行業大師級的人物都自然散發出一種絕世高人的氣質,這樣說好像太誇張了,但像華人音樂界的李宗盛、科學家愛因斯坦、經濟學家貝克、政治家林肯、乃至於企業家王永慶、投資家巴菲特,你一定可以很輕易地看出來他們經歷過嚴苛的修煉,看透了什麼,而且他們的世界很大很大。

其實就像玩世紀帝國或魔獸世界一樣,我們不僅想把等級練到最高,也絕對隱藏不了那探索新地圖的熾熱慾望。沒有玩家甘於自劃領地為王。

2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我在想,一個人想掌握的世界越大,他的力量就越大。比如說,對於出國留學的人來說,如果只是想要出去玩玩體驗異國學習經驗或是只想回來當個教職,求個穩定而已,一定會到一半就放棄。因為他想探索的世界太小了,以致於他根本不想付出這些成本去達成留學這目標。所以我相信如 Becker, Friedman 或 Paul Samuelson 這些一流的經濟學家,他們心中所想掌握的世界一定超乎我們想像的大。

最近重新思考楊小凱的理論,感受得到他的野心相當地大,如果不是他過世得太早,經濟學必然會掀起記邊際革命,理性預期革命之後第三次革命。

在他的理論中,傳統的邊際分析,只是他新理論某些條件成立下的特例而已。換言之,楊小凱如同愛因斯坦擴大了物理界,使得牛頓的力學成為了愛因斯坦理論之下的特例,同樣地,楊小凱的理論也正是如此。只可惜他過世得太早了。

Isaac 提到...

Dear 小熊:

沒錯,我當初在讀的時候也嚇一跳,他研究的是極其根本,也許是最重要的領域。我甚至訝異為什麼當前經濟學教科書居然對這些隻字未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