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17, 2008

南京東路即景

底下這篇文章可能會寫得太刻薄,但我會盡量控制一點。

約莫半年多前,我開始注意到這位化緣師父,就在南京東路某一處騎樓下。她年約四十身材圓滾,真叫人忍不住想摸一把那Q軟富彈性的雙下巴和河豚肚,簡直是女版安西教練。通常出家人靠化緣得來的錢不多,僅能勉強溫飽,以前所見也大都身材清瘦,肅穆刻苦,因此我很難不注意到她……坐在一把椅子上。

有些出家人儘管體態豐腴,然一臉福相,慈悲安詳,看見他們會自然湧上一股安心感,覺得他們是「有修過的」。但她端著一口缽,眼睛對那過往的男女滴溜溜的轉,如果有誰走靠近一些,她就好像被啟動什麼開關一樣突然叨唸幾句阿彌陀佛或含糊不清的經文,看得我想發笑。尤其她的表情完全是隔壁正飄來一陣陣菜香,肚子餓想吃卻又只能枯坐於此的模樣,又不時挪動一下坐姿,露出坐太久辛苦了半天的疲倦。

觀察過幾回後,我決定和她多一點交流。譬如我會在經過時假裝不經意地看她一眼,她總是會立即回報我兩句阿彌陀佛,意即:請給我錢。屢試不爽。好幾次我都想找她聊聊,我想問她:你這麼好吃懶做,怎麼期待別人佈施給你呢?但最後我都忍住了,因為實在太白目。這段日子以來,雖然我們沒交談過一句話,但我跟她已經很熟了,昨天經過時還看她戴一頂小帽,諒必是天氣轉涼頂上受風寒。

我知道她不是太壞的人,應該說連壞都稱不上,頂多就是懶於付出罷了。相信我,雖然我講得很刻薄,但我並不討厭她,她之於我就是一個再真實不過的市井小民。看完海角七號後,深覺得哪一位導演應該找她上大螢幕,扮演她的人生。

語:生活上真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譬如日前在中山站附近看見一個斷手斷腳的人趴在路邊行乞,走在我前面是一位少婦牽著她的孩子,少婦一身黑色短連身裙撫媚動人,就在那幾秒鐘,地上的乞丐沒停下磕頭卻悄悄翻上白眼。

批:羨煞我也!

4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我很好奇的是,那和尚一天收入到底有多少呢?不知道你有沒有稍微注意一下他的化緣缽裡面有多少錢?

佳奇 提到...

小熊:

我看到的不是空空如也就是沒幾個銅板,我也不曾看見過有人丟錢給她。

小熊 提到...

學長:

可見他的懶惰,給他懲罰了,因為大家都懶得給他錢。

佳奇 提到...

小熊: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但這樣看是不準的,因為如果有紙鈔,是我也絕對會馬上收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