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10, 2008

群眾運動雜感

我向來沒有民運的血液,大概是小時候被保護得太好,從前國民黨那段(白色恐怖)和民進黨那段(黨外運動)都是我長大後才從書本和報章媒體拼湊出一塊模糊也不見得正確的印象。所以我無法體會李敖或者我爸談起國民黨種種腐敗時的憤怒,而每隔一陣子便有人高呼要尋回黨外精神等等也難以激起我的熱情,我認為總不能拿歷史來評斷今日之功過,故比起一些人,我冷漠得多。

我自認開始知曉並關心世事,是上了大學之後。那年政黨輪替,大部分年輕人都是阿扁的Fans,似乎每個人都能來上一段阿扁和民進黨的光榮事蹟,我猜真正瞭解黨外運動的人很少,但「黨外」本身就有一種吸引人的魔力,代表反抗,象徵自由,還帶有點秘密結社為共同理想犯險的刺激。我還記得一個學弟當年在自修室前罵國民黨之痛快,談起政治理念之激動(儘管他還沒有投票權),最後不忘高喊「阿扁!凍蒜!」,我當時以為他一定是瘋了。

但他卻很能代表當時大多數年輕人的想法。嘉義圓環每到選前之夜,各路人馬總會各據一方,相互嗆聲比拼聲勢。據老王第一手報導,綠軍聲勢最大,橘軍次之,雙方鼓譟互鳴氣笛,用旗幟交鋒挑釁不止。此時來了幾輛遊覽車,緩緩走出來數十名老阿公老阿媽,拿著連戰的旗幟站成兩排,稀稀落落的發出「連戰﹏凍蒜﹏」的微弱加油聲。這就是2000年的情景。

八年來,各種示威抗議遊行靜坐不少,其中也有一些令我印象深刻的,尤其是由師生發起的活動,因為他們總是比較平和,訴求也較單純,學生的身份更常令我感到慚愧和動容。但我從來沒有參加過其中任何一次,主要是我對群眾運動還是抱持著戒慎恐懼。

在《危險心靈》中,主角小傑在一連串的因素下發起靜坐抗爭,起初他的訴求很單純,然而在事情擴大之後,雖然陸陸續續加入了很多支持者,但無可避免這些人間對教育看法的異質性也越來越大,尤其一些政治人物是帶有其他目的的來「幫助」小傑,使得整場抗爭漸漸脫離小傑的想像,也不再能掌控,訴求被模糊了,也更容易招致非議。

至今一想到這些情節,我的心還是怦怦跳,尤其當我對比現實下的各種抗爭時,這種群眾運動的質變就更加鮮明。拿最近這一次民進黨的嗆聲遊行來說,我相信小英絕對沒有意思要造成暴力衝突,但參與遊行的人品流複雜,目的也不見得統一,當其中一小撮人想要藉由更激烈的衝撞來表達他們的不滿時(或故意激怒員警,引他們強力鎮壓),警方的些許失誤必定會引爆在場民眾的憤怒,接下來就不可收拾了。

最後,我想藉此文簡述一下我對上週陳雲林事件的看法。起初,我看見警察沒收國旗,強硬「執法」,衝進唱片行等等作為,幾乎讓我相信民進黨的控訴成真了,拍馬屁到這樣的程度令人難過。然而在馬英九發表「國旗之安插不因訪客而有任何改變」的聲明之後,警方即轉為「任其發展,不要出大事就好」的消極姿態,抗議軍見此士氣大振,終招致警方挫敗。當我看見落單警察被圍毆,大陸女主播被拉扯,陸客為求自保化整為零逃出的新聞後,我的心同樣難過。

很明顯,這次警方非是在追求最適當的執法,而是想挑一個對他們而言風險最小最安全的做法。所以他們才一開始採取嚴密保護,蒼蠅都飛不進,且讓陳雲林眼中看的耳朵聽的盡是夾道歡迎的策略,而後見輿論風向一變,他們便兩手一攤,說:兩難吶!

的確,這次事件因為太敏感,先前又有來探路的被追打,故警方難為是真。但這也突顯出警察的執法仍欠缺具體適當的標準,以及法律素養貧弱的事實。記得多年前,因為警察偷拍車輛違規(以賺取業績)等不當取締的問題,曾請大法官釋憲,釋憲文認為偷拍的手段並不正當,政府應明訂警察值勤準則以補足法律空洞。這其實是同一件事,因為警察值勤多少會損害我們的自由權利,故任何以執法之名加諸於民眾的限制都不能視為理所當然。

咳!咳!講得太八股了。高談闊論容易,做事難。小生暫且退了﹍。

語:瀏覽了一下新聞,觀察到一些很好玩的現象。

【聯合】網友吐槽:學生靜坐,像野餐聯誼會。
【中廣】遭質疑被利用,靜坐學生聚焦修集遊法。
【TVBS】定調野草莓,學生靜坐頻遇嗆聲。
【TVBS】學生靜坐第三天,民眾口角不斷。
【中時】部落格學員 動員快,決策亂。
【自由】野草莓學運,聚焦修集遊法。
【自由】抗議…全球聲援,靜坐…網路直播。
【民視】靜坐學生「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2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報紙與媒體,立場相當分明與鮮明阿。

哈哈。

Isaac 提到...

小熊:

這提醒我們,透過媒體之眼我們看見的只是一小部分的事實,所見也不一定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