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3, 2008

范跑跑

范跑跑原名范美忠,但現在他連父親給的名字都不見了,只因為他身為一個中學教師,卻在四川地震時第一個衝出教室,喊都來不及喊一聲,事後又Po文在網路上,終於招致全中國人公幹,網友一首《范跑跑之歌》,奚落得他像隻落水狗,只能跑跑跑。

但他沒有跑,明知道是場鴻門宴,卻仍接受鳳凰衛視《一虎一席談》之邀,站上死刑台。並不是他不懼千夫指,而是他知道如果連他都不敢替自己辯護了,那也就不可能會有人為他說句話了。我之所以不討厭,甚至於有點欣賞范跑跑,一來是他選擇勇敢、且誠實的面對自己;二來這實在是個很好的道德難題,而他的答案不算壞;最重要的,是他在鳳凰衛視攝影棚以一敵百,儘管顫抖著雙腳,卻仍不斷以他的機智和口才澆熄對手的焰氣,對於學辯論的我來說,這是一場答辯的經典吶!

下文且將經典的攻防摘錄于後:

主持人胡一虎:人家都稱呼你什麼?你的職業?

范跑跑:教師。

胡:你覺得教師是個神聖的職業嗎?

范:我覺得沒有任何人,任何職業是神聖的。

胡:從四川地震到目前為止,你覺得你是個稱職合格的教師嗎?

范:如果連我都不稱職了,那麼中國的教育也就沒有希望了。

胡:(愣住)……你當初連喊都沒喊一聲就衝出去了?

范:的確沒喊。

胡:但你並不感到愧疚?

范:人在這種猝然來臨的大地震,當時頭腦已經失控,本能反應就衝出去了,所以並不是我不喊,不是我不想救學生,而是我已經失去理性責任的能力,現在來看,我不認為有什麼後悔的。

A先生:……總之,我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范:我很高興中國有這麼道德高尚的人。

A先生:……第一,你放棄了身為一個老師的職責;第二,你率先落跑,喊都不喊一聲;第三,你是一個年長的人。如果你的作為是正確的,那士兵在前線就可以放下武器,飛行員就可以不顧自己的乘客,率先跳傘,船長就可以棄船首先逃跑,這整個社會就會變得一團亂!

范:首先,教師不是軍人,軍人的道德規範不等於教師的道德規範,教師主要是傳授知識。另外一個關於道德的問題,我想說的是底線道德,犧牲生命已經不是底線道德,是神聖道德,這種底線道德可以用來責人,也可以責己,但那種要犧牲生命的道德,祉能責己,不能責人。做為職業道德的話呢,我認為教師沒有要犧牲生命來保護學生的職業道德規範。譬如說學生生病了,我把他送到醫院去,這個是沒問題的。

A先生:這根本就不是他犧牲生命來挽救學生的問題,而是你不能以犧牲學生生命為代價,來挽救你的生命。上過學的都知道,如果老師沒說可以離開,學生就會乖乖坐在位子上的。

范:我沒有犧牲學生的生命,我們全光亞學校數百個教職員和學生沒一個受傷的。

A:那純粹是出於偶然!你的生命不比他們重要!

范:我的生命也不比他們不重要。

A先生:但你是老師,他們是學生,且你是成年人,他們是未成年人!(掌聲)

范:我的學生他們都高二了。我說過,我是出於本能……

A先生:你怕學生擋你出路!

范:你剛剛說,老師沒喊要跑學生就不會跑,事實上,班上除了兩三個女生沒跑,其他都跑出來了。第二,我的學生對我是沒那麼聽話的,舉個例子,我跟學生說過,如果你們不來上課我都能夠接受的,因為那說明我的課對你們沒有吸引力;你們在聽我的課時,也可以隨時去上廁所,不用請示。第三,他說我怕學生擋住我的路,這恐怕是對光亞學校的教室缺乏一定的瞭解,我們那個上課的班上只有幾十個學生,而且他非常大的一個教室,不存在檔路的問題。

B校長:……如果是我的話,即使犧牲生命我都會先救學生的。(掌聲)

C小姐:當災難來臨的時候,我們是否能夠捫心自問,我們第一個會救學生?如果我們不能夠肯定,或者也會猶豫的話,那我們就沒資格批評范老師。

A先生:如果你的女兒在教室裡,或你本人在教室裡,你會覺得他盡到責任了嗎?(C小姐語塞)

范:哪有什麼公德啊?不就是一群人的私德而已!因為他們想:你為我的孩子犧牲了,可是你的母親,你的兄弟,你的老婆,你的孩子的悲痛,這個我是不考慮的,因為我的孩子保住了,然後我送上你一個烈士的稱號……

D小姐:你即使說不救孩子,那也沒什麼,但那也沒必要向全世界的人說:我就是對的。那給人老師一種什麼印象啊!你要全世界的老師都向你這樣學習嗎?我敢說,即使大地震不管七及、八級、九級,我都會讓學生都跑出去了我才跑,即使我死了也無怨無悔。(掌聲)

范:我就說你做了譚千秋,或者你做了雷峰,但你沒有權力要求所有人都像你那樣。謝謝!

情不自禁就摘錄了大半內容。范跑跑不盡然是對,但全世界人不能以此綁架范跑跑,人在面對災難時,從來沒有高道德。眾人的質問都被范跑跑給回掉,是因為他們看錯了地方。我覺得裡頭最有殺傷力的是D小姐。因為儘管道理上我們不能責難范跑跑,但我們並不希望所有的教師都如此。

我最欣賞范美忠的誠實,他承認自己不夠勇敢,在巨變突然降臨時。但如他所說,不勇敢如他者卻是個思想烈士。而他,的確是。

語:真想在每段質詢答辯後面附上攻防註解,但避免畫蛇添足還是作罷。

4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一些感觸。

很多在那邊唱高調的人,往往只是自己不是身處那位置而已,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嘴砲是不需要成本的。所以,我喜歡個性真的人,很厭惡滿口仁義道德虛假的人們。

我是覺得,老師的責任沒有到那麼偉大,說實在話,如果老師真的在地震中不幸為了保護學生喪生,那麼除了一個「好老師」的稱號之外,還有什麼可以撫平與彌補老師家屬,朋友與伴侶的痛苦與悲傷。

看了學長你打的這一篇,我也覺得,他的答辯真好。

ISAAC 提到...

用看的比我的口白過癮多了。其實主持人和來賓們的質問有許多是很犀利的,但他卻可以在那種處境下一一回掉,從辯論上來說是很了不起的。

從他的行為和說話中可以發現,他很重言論自由。我在想這件事如果發生在台灣,我們的接受程度又有多大呢?在號稱自由民主開放的國度。

小飛 提到...

基本上,我覺得大難來臨時還要求日常時候的道德標準本就是過於嚴苛,對於范跑跑的作為本來就沒有對錯的問題,純粹是人遇到災難時本能的結果。
這跟鐵達尼號遇難時,很多人都不肯伸出援手的道理相同,自保都來不及,更何況助人。在此種危急時刻,如果肯伸出援手是值得誇讚,然如未為任何救援亦無任何可苛責之餘地。

許多人總是在未身處該環境時可以侃侃而談滿口仁義道德,但存亡之秋時,誰真的肯伸出援手?

如果真有檢討之必要,可能僅能從老師對於危難時刻是否有負有保護義務談起吧!

ISAAC 提到...

事實上,大陸他們因為范跑跑而在類似教師法的規範中增加了「教師有保護學生生命安全的義務」的條文,謂之范跑跑條文也不為過!

你有看線上影片中那個A先生嗎?江湖人稱郭跳跳,真的是要看過才知道為什麼叫郭跳跳,太好笑了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