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8, 2008

沒有酒,話這些年

上禮拜六應學弟之邀,吃了一頓屬於嘉中演辯的尾牙。席上16人之譜,自小我兩屆以下到七屆都有,有些不認識,有些叫不出名字了,但更多的是多年不見容貌迥異的學弟們,風流,瀟灑依舊。

席間,除了贈凱和小熊還算常見面外,其餘從我大三以後,有些甚至從高中後就未曾謀面,大家都褪下高中時期的青澀,換上一副經歷過世事的臉孔。其中有幾個走前輩的老路:唸法律,其餘唸政治有之,念經濟、財金有之,甚至還有兩隻醫學系的高材生。(註)現場,只有我已經工作。這不禁讓我想到高二那年舉辦社慶,竟意外請來第一屆社長:易天任,當時的他已經是老師,談吐優雅,文質彬彬。易天任看十年之後的我們,如今我又看著十年之後的他們。十年的距離已滿是陌生,交談間難有玩笑語,然上下十年主客異位,心境卻大不同。社慶五年一輪,當年我辦首屆的時候可沒想到它會被傳承下去,如今2月5號又逢社慶,我是不能去了,但一個高中社團能牽絆十年之久,也真夠了。

席間,沒有酒,肉倒是堆滿桌。

席間,沒有八卦,話題不斷輪轉的是二岸開放,是經濟,是五年五百億,是智慧財產權。我猜,我們這群人常處於孤獨,因為辯論給人的印象是負面語,因為聊正經事氣氛馬上冷颼颼,因為那該死的誰教我們不與人爭。因此我們很自然地圍著爐火釋放,釋放心中的疑惑、想法,隔絕外頭飄著雨的冷空氣,暖烘烘地,熱烈的討論。

對我來說這樣的聚會意義非常,比形式上的社慶更令人溫暖。但像這種生活中的美好還是不要太常有的好,就是得沈進甕裡,沈進窖裡,歷時,酒才會醉人,才會香。

註:稱兩「隻」非為不敬,而是怪物的冠詞。

1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時間的變化跟流動,總是比想像的快上許多。轉眼間我也快是個要畢業的碩士生了。

有時候想一想,真的有點不勝欷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