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1月 30, 2007

中山一行有感

##ShowAll##昨天(禮拜四)一早直接從台北殺到高雄,又在暖烘烘的陽光下徒步走到中山,心情愉快。只是仍掩不住小緊張,因為我是要回去找馬老大--我的指導老師,馬黛。

退伍後至今也近兩個月了,心思總漂浮不定,對未來的不確定感讓我一天茫過一天,著實討厭!馬老大人如其號,舉手投足,每一口氣一句話都是「老大」,自然我們這些小嘍嘍都望而生畏,避之就怕不及。我算是其中抵抗力比較強的,原因是經過我長期近距離觀察,馬老大並不如傳說中可怕,況且馬老師有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例如這次聊完後,我更加確定目前該做什麼事,心底多了份踏實,然代價是得定期向馬老大回報進度,算是憂喜參半。

這一年來我變得超級孬種,無論什麼事我都盡力去設想裡頭有哪些哪些困難,根本不可能成功之類,所以也不必嘗試了。也許我可以築起堅強的理由讓試圖說服我的人也攻擊不破,但馬老師說「要鯨吞蠶食」,一點一滴來自然水到渠成,不求完美,從先有70分開始。這些是老生常談,卻擊中我逃避的心態,馬老大以其淫威一語襲來,剛烈無儔又避無可避,自此心頭多了份壓力,卻也意外地不再浮躁。真神人哉!

2 則留言:

小熊 提到...

學長:

我覺得在人生的道路上可以找到一位可以指點迷津的前輩,是相當幸福的一件事情。先恭喜你,因為你對於自己的未來已經有了一種比較安定的感覺。我現在像隻無頭蒼蠅,找不到未來的頭緒。

localki 提到...

小熊:

我看你對未來的想法始終比我明確,而我也要沈下心專注於現在該做的事情才行。